www.hk7676.com 日日啪 天天啪 天天撸一撸 天天色 天天操 天天好逼
  •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:xo458.com xo468.com xo478.com xo488.com 505aa.com 48tn.com yt0444.com :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
  • 最淫美女淫行記

      「你真是個不要臉的騷貨,」這是我從姐姐家奪門而出,在門被關上的剎那所聽到的最後一句話。

      我笑了。是的,我承認,我是個騷貨,我承認我親愛的雙胞胎姐姐說的對,我是個不要臉的騷貨。不過,僅僅因為看到我跪在她老公前面,用小嘴吸吮她老公的雞巴,就得出我是個騷貨這個結論,未免太早了些。

      如果她知道在她一生最美好的日子,在她的新婚之夜,她親愛的丈夫因「肚子不舒服」去廁所的兩個小時,其實是在客房裡,跟他的兩個伴郎一起瘋狂的搞我,不知會作何感想?

      如果她知道他們訂婚後的每一個約會的夜晚,她的發誓與她不離不棄的未婚夫都會在半夜趁她睡著,偷偷的溜到我的房間,把精液一次又一次的注入我的小穴,肛門,小嘴……會作何感想?

      如果她知道她生命中的每一個男人,在上她之前都已經被我上過了,會作何感想?

      是的,每一個!她的每一個男友,都曾經插過我!有的男的甚至並不知道插錯人了(別忘了,我們可是雙胞胎),他們只是奇怪平素端莊文雅,連牽個手都不願意的女友怎麼突然變的這麼放蕩,眼神迷離,身體滾燙。不過,誰在乎呢,他們可是男人,遇上放蕩的女人,他們喜歡還來不及,哪裡會想那麼多。

      當然,還有聰明的男人,他們知道我不是他們的交往對像,他們知道我是他們女友的妹妹。不過,這更增加了他們的欲望,想想看,約著姐姐,干著妹妹,還有比這更爽的事情嗎?

      所以,當我要勾引姐姐的男人,沒有一次是不成功的。只是姐姐不知道罷了。

      她當然不知道,她從來就不了解我,也不屑於了解我,她以我為恥,她認為我是個不要臉的騷貨,她居然說我是騷貨,我的親姐姐說我是騷貨!可是,她知道我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嗎,她想過這背後的事情嗎?她只是比我早出生一秒,也就是說這一生目前為止,比我多呼吸了一秒,但是她卻比我多那麼多的東西。她搶走了本該屬於我的一切!所以我要搶回來,從男人開始……

      說實話,這些男人中,的確有幾個讓我很爽,應該是有四個吧,如果我沒記錯的話。其實我當然不會記錯,因為,上個星期,我還把他們四個一起約到了家中,瘋狂了三天三夜……那三天真的好淫亂,我身上除了絲襪什麼都沒穿,我嘴裡除了精液什麼都沒吃,整夜的呻吟,香汗,男人的肉棒,小穴,淫水……呻吟……

      高潮……

      哦,不能再想下去了,別忘了,我剛被姐姐趕出來呢,現在正站在空曠的大街上。必須停止這些念頭,不然我要當街自慰了。我並非沒有當街自慰過,只是今天晚上有點冷,而我慌忙出門,只順手從門上拿了件姐夫的外套,所以我現在渾身上下,只有一件男式外套和腿上套著的絲襪,而這絲襪並不保暖。見鬼

      一陣冷風吹過,我不禁打了個寒戰,現在該去哪呢,不能回自己的宿舍了,一是時間晚了,二是明天我在這附近,還有「重要」的事呢。該死的姐姐,早不回晚不回,氣死我了,早回來點,或許我和姐夫還沒開始,也就不會被她抓到並且趕出門來;晚回來點,我已經爽完了,也不會這麼憋屈。

      我不該舔那麼久的雞巴的,姐夫早就說要插進來了,都是我說不急,說先讓他爽爽……

      「嗶~ 嗶~ 」這聲音突然把我從沉思中打斷,我抬起頭來,「小姐,打的嗎?」

      我聽到他特意強調了「小姐」這兩個字,

      「不用,謝謝」我沒好氣的回答,即使我比小姐還浪,即使我本質上其實是不收錢的小姐,但是聽到別人這麼叫我,還是讓我覺得不爽。

      我現在需要的不是出租車,我需要的是一件衣服,或者是溫暖的房子,或者一根大雞巴……等等,這車裡有空調,這車裡還有一個男人,而這男人一定長著……我傻了嗎,這就是我需要的呀……

        第一章:緣始

      我做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。

      車裡空調開的很大,很舒服,我這才意識到自己是沒穿鞋的。不穿內褲和奶罩對我而言是家常便飯,但是不穿鞋卻讓我覺得很不習慣。

      「小姐去哪?」司機問道。

      「隨便……恩,我想想,去天堂吧。」,我一語雙關的說道,「天堂」是這一帶最大的夜總會,那裡的小姐又白又嫩,那裡的服務刺激過癮,最重要的是,那裡不定期舉行各種活動,比如明天我要參加的「最淫美女」選拔大會……

      看清楚哦,是「最淫美女」選拔,不是選美比賽哦,是選淫比賽。去的都已經是美女了,勝出的關鍵是夠不夠淫蕩。嘻嘻。

      我看到他的褲襠漲了起來,明顯的,我說的「天堂」,讓他想起了男人的天堂,讓他想到了女人的蜜穴,確切點說,讓他想到了我的蜜穴。我開始叉開腿坐著,我的小穴透過後視鏡暴露在他的面前,我看到他咕咚咽了一口口水。

      我心裡暗笑著,把修長的腿放在了他的腿上,並且順手解開了身上的姐夫的外套的扣子,我的柔軟滑嫩的大奶子一下子跳了出來。

      「你還等什麼?」我嬌笑道,「難道你是柳下惠嗎?」

      我的舌頭輕輕的滑過自己的嘴唇,並且作出飢渴難耐的表情;我用手輕輕的拂過自己的乳頭,另一只手摸向了自己的小穴……「哦」我長長的舒服的嘆息了一聲。

      「你要不來,我可就自己來啦」,我半開玩笑的說道,手繼續撫摸自己的奶子。

      他居然不理我!天哪,怎麼會這樣?見鬼了嗎?還是我變成了老太婆,我下意識的往後視鏡照去,卻發現我們已經開下了公路,開進了一家停車場,我恍悟,原來他只是不想在馬路上搞我,他想在不被人打攪的地方盡情的搞我……

      盡情的搞我,想到這五個字,我突然一陣痙攣,小穴中有液體噴薄而出。幾乎與此同時,他的嘴巴貼在了我的穴上。

      「哦」我呻吟了一聲。天吶,好舒服,他好會舔。

      他的嘴巴舔著我的浪穴,手還不安分的向上抓來,我知道他的企圖,我喜歡他這樣!他的手一抓到我的奶子就是一陣劇烈的搓揉,很粗魯的搓揉。跟他的溫柔的口舌相比,我更陶醉在這種粗魯的冒犯中,我喜歡男人粗魯的對我,我喜歡他們不說一句話的把我按到就操,我喜歡他們撕開我的衣服,撕破我的絲襪,我喜歡他們咬我的乳頭,我喜歡他們把我捆起來像對待奴隸一樣的蹂躪我,我渴望被人蹂躪。

      「爽嗎,小浪貨?」他問。

      我知道男人喜歡講也喜歡聽這種下流話,而且,事實上,我也喜歡說。因為這讓我覺得刺激。

      「爽啊……啊……爽死了,你把浪貨……你把浪貨舔的爽死了,」我呻吟著說。

      「是嗎,浪貨哪裡爽?浪貨還想不想更爽呢」,他繼續刺激我。

      「恩……是……是穴穴爽……」

      「不對,要說騷穴,浪穴」

      「好,是騷穴爽,是我的小騷穴爽,我的騷穴爽死了,我的浪屄爽死了,求求你讓我更爽點吧」講下流話真的很容易進入狀態,我開始只是半真半假的說,漸漸的上來感覺了,就開始不由自主的喊起來。

      他似乎對我的表現很滿意,捏了一把我的乳頭,說「怎麼樣才能更爽呢?」

      「插……插我……插我我才更爽,求求哥哥了……插我吧,插死我吧……我的屄好癢,求求哥哥用大肉棒插我的浪屄,我的浪屄都是你的,你可以隨便插」

      司機再也抑制不住了,把車門打開,把我一把推出門外,然後把我按在車上,背對著他,順勢把我的腳抬起來並且把自己的雞巴插了進去。他做這一連串的動作竟如只是一個動作般的迅速。

      「啊」我大聲的呻吟了一聲,他的肉棒好大,雖然有好多淫水潤滑,我仍然覺得有點受不了。

      他不住的抽插,居然不用什麼9淺1深的技巧,他每一次都直接插到底。我的奶子在半空晃著,時不時的碰到車的外殼,冰冷的刺激讓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過癮。

      「好哥哥,你好會……好會插穴啊,插的妹妹的……哦……浪屄好舒服,好過癮……啊,啊」我的小穴一陣收縮,止不住的一股淫水流下,說這些話讓我高潮了。與此同時,我感覺到司機哥哥的雞巴也是一陣膨脹,精液噴薄而出,盡數射到了我的陰道深處,好燙!

      我媚笑著看了司機一眼,蹲下身去,想把他的肉棒舔干淨。「啪啪啪」,嚇死我了,居然有人在黑暗中鼓掌,然後,我就看到三個身影從不遠處的貨車處向這邊走來。中間一個比較高大,儼然是帶頭大哥。

      「精彩啊精彩,哥們你真好福氣」,帶頭大哥指著我對司機說到「找了個這麼浪的馬子,怎麼樣,有福同享吧?」

      他居然以為這個豬頭司機是我老公,他眼睛瞎了吧。我怎麼會找個這樣的老公,除了肉棒大點,幾乎一無是處。哦。肉棒大,大肉棒,想到這裡,我的心裡又是一陣搔癢,不知道這三個人的肉棒大不大呢?一會就曉得了。我知道他們一定會干我的,他們會「輪奸」我。

      我喜歡「輪奸」這個詞,想一想吧,夜半三更,密室,微弱的燈火,被剝光衣服的女人,假定這個女人是我,故作驚恐的喊叫,求饒,十幾雙大手一起撫摸我的身體,射在臉上的精液,三個洞一起被插,歇斯底裡的喊叫、呻吟,排隊等著干我的壯男……

      想著想著,我的手不禁又開始撫摸自己的奶子了,我知道今晚有更爽的了。

      我就是這麼騷!

      我是主動要他們操我呢,還是假裝害怕被輪奸的命運裝純情呢?

      這時司機說話了,「操,這是誰的馬子呢,這分明是個雞,我路上撿來的」,司機似乎很不忿。切,說我是他馬子居然像是侮辱了他一樣,我怒。

      帶頭大哥似乎一愣,「什麼,是個雞?」他轉頭問我「你是雞?」

      我心裡暗暗好笑,哪有這樣問別人是不是雞的。這人雖然看上去凶,其實蠻可愛的。我喜歡這樣的男人。我回答他,「你看我像雞嗎?」

      他又仔細看了看我,然後看看那司機,突然衝他罵道「雞你媽逼,這麼漂亮這麼嫩的雞你能上的起,你跑一星期的出租能賺多少錢,還嫖雞,回家嫖你自己免費的老婆雞去吧,滾。」

      司機爽到了,早就不想再惹麻煩,何況這三個人看起來很凶狠,所以二話沒說,轉頭就坐上車走了。

      現在偌大一個停車場,只剩下我們四個人了,不,確切點說,是三只狼和一只羊。

      他們向我一步步走過來,我的臉開始越來越燒,心跳越來越快,我清楚的看到我的乳頭在逐漸的挺立,我的小穴重新分泌了淫水,換句話說,我又做好了被操的准備了。

      他們邊走邊開始脫衣服,隨手就丟在了地上,他們身上的衣服逐漸的減少,他們離我越來越近,我開始看到他們結實的胸肌,看到他們內褲下膨脹的一團,然後,呼,似乎突然之間,三根肉棒就來到了我的嘴邊,三根又黑又大的肉棒,硬的跟鐵一樣!

      我毫不猶豫的一口含住了帶頭大哥的肉棒,另外兩只手握住了另外兩個人的。

      我用兩手托著帶頭大哥的那根雞巴,像是捧著失而復得的寶貝,我用崇拜的眼神看著他的寶貝,開始吸吮起來。同時嘴裡也開始有意無意的呻吟,嘆息。

      或許是他們很久沒碰女人了,或許是我真的太淫蕩了,吸了幾分鐘而已,帶頭大哥就衝刺著把精液射在了我的小嘴裡,我沒有躲開,我讓他在我嘴裡爆發完,又用小嘴把他的肉棒舔干淨。

      我知道經歷這次預熱,他下次插我,他可以插的很持久了。我溫柔妖媚的微張開嘴,讓精液順著嘴角流出,而後又用舌頭將他們舔舐回去,並且故意誇張的咕咚一聲,吞掉了。我感到手裡另兩個人的肉棒一陣顫抖,我知道他們太興奮了,我知道他們從來沒見過我這麼騷的淫娃,我知道我該服務他們兩個了。我緩緩的把兩顆龜頭都拉到自己嘴邊……

      天吶,我可以感覺到兩根雞巴在我的口腔裡的摩擦,碰撞……我的舌頭被夾在兩顆龜頭中間。還好我的舌頭比較小,夾雜著一點唾液使它很潤滑很靈活,我只要將舌頭尖稍微向側一偏,就可以舔食到一顆粗壯的龜頭。於是我用舌頭小範圍地舔來舔去……不一會兒,兩股精液同時射進了我的口腔。我也盡數吞了下去。

      現在,我想要他們插我了!我知道我真的想要了,我知道他們需要一點氣氛。

      我在場地中央躺下,用兩根食指撥開陰唇,盡可能地使它張得大些,再大些……不斷有淫水從裡面流出,我大腿的內側已經完全濕透了,很粘稠。我用嘶啞的聲音說道「操我,快點,來操死我,我要你們三個一起操我」

      他們三個似乎是玩弄女人的老手,他們並不急著插我的屄。帶頭大哥率先過來,把我那有如玉蔥般的腳趾放進嘴裡吸允。

      另一個人則連問都不問就直接撲到我身上,抓著奶子就開始吸允,揉搓。

      第三個人則直接把頭埋在我的跨間,開始舔我的小嫩屄。天吶,剛剛司機的精液還在我的屄裡面呢,他不介意嗎,一種超乎淫亂的感覺讓我開始止不住的大叫起來。

      「好哥哥,別舔……髒……髒死了……哦,不要停……好爽,使勁揉我的奶子啊,還有咬我的小腳,你們三個太會玩女人了,你們要玩死我了」

      「騷貨,我們哥三個今天就玩死你,」他們更加賣力的為我服務起來。那種感覺舒服又難受,因為全身的敏感帶都在被刺激,所以非常舒服,但是因為小穴一直遲遲得不到褻玩,所以感覺好難受。

      「對,對,就是這樣……我,我好難受,對……舔我大腿的內壁我會舒服一點……對……啊,啊……」我就這麼淫蕩地叫。

      他們並不答話,只是更加賣力的玩弄我的身體,

      我開始不自禁的求他們了「好哥哥,快點來讓妹子爽吧,妹子要你們插我啊,隨便誰的肉棒,插進來吧,插死我,我是個浪貨,我是個賤婊子,我要你們插我啊……啊……啊」我的雙腿一緊,淫水再一次噴出,我再次高潮了。

      他們終於忍不住了。

      「哦,好爽」帶頭大哥的肉棒一插進我的小穴,我就忍不住的低低嘆息了一聲,剛想再說點什麼,第二根肉棒也已經插到了我的嘴裡。一邊插還一邊說話。

      「好下賤的女人,自己摸奶子求我們操,大哥你說是不是啊」

      「恩,確實很騷,要不是咱們哥幾個有血案在身,不能在此地久留,真想好好奸淫這浪妹幾天。」

      他們的動作都是粗魯的,但是他越是粗魯我就表現得越淫蕩。

      「奸淫我吧,盡情的奸淫我吧」,我在心裡想,可惜嘴裡只能發出「嗚嗚」

      的響聲。第三根肉棒找不到洞插(當時的姿勢限制,他沒法操人家的屁眼),只好捧起我柔嫩的小腳丫,緊緊的夾住他的雞巴,然後盡情抽送起來。

      我喜歡男人一邊插我一邊用言語侮辱我的,我喜歡聽他們講「賤婊子,插死你,操爛你的騷屄」這種話。

      可是這三個男人明顯是「實干型」的,他們只知道埋頭苦干,嘴裡最多發出很爽很過癮的低喘聲,我決定引導他們。

      我把嘴裡的雞巴先吐出來,媚笑了一下,然後問道:

      「好哥哥們,干人家干的爽不爽?」

      「爽,爽死了,太爽了,你真是個小妖精」

      「以前操過妹妹這樣的騷包沒?」

      「操過騷的,沒操過妹子你這麼騷的」

      「喜歡妹妹這樣騷嗎?喜歡妹子的肉穴嗎?妹妹的肉穴緊不緊,滑不滑,嫩不嫩?」

      「喜歡,喜歡死了,我要插爛你的浪屄,嫩屄,賤屄,」帶頭大哥一邊吼著,一邊更迅速的插我的屄。

      剛插我嘴巴的男人等的不耐煩了,直接又把肉棒塞回了我的小嘴中,奸淫起來。

      我媚笑著看了他一眼,再次把他的大肉棒吐出來,問他:

      「好哥哥,這麼性急,難道還怕賤妹妹一會不讓你插了」頓了一會,我開始用嘴巴舔他的肉棒,細細的舔舐起來,我知道有的男人覺得舔比吸更爽,這個男人就是,我看到他舒服的閉起了眼睛。

      「喜歡妹妹的小嘴嗎?喜歡奸淫妹妹的小嘴嗎?喜歡妹妹用小嘴舔哥哥的大肉棒嗎」

      「恩恩,喜歡,喜歡奸淫你的嘴,啊……喜歡插你的洞,我要插死你,一會要插你的浪屄,你個賤貨,浪貨,插死你」他咆哮著把肉棒一插到低。

      「嗚嗚」他的雞巴太長了,一直插到我的喉嚨裡,我的眼淚瞬間就流下來了。

      我突然就想起了姐夫,姐夫也最喜歡深喉了,每次都把肉棒插到我的喉嚨深處,然後看我憋得滿臉通紅,眼淚直流。哦,這個變態的家伙。他還老是跟我講自己的性幻想,那就是跟我和姐姐玩3P,他老是說:

      「想一下吧,你們姐妹兩個,一個淫蕩,一個清純,要是能同時趴到床上,掰開肉洞求我操,該有多爽啊。」

      一邊說,一邊還揉捏人家的奶頭。舒服……啊……啊

      「什麼一個淫蕩一個清純,姐姐很清純嗎,就好像她沒被人操過一樣,姐夫你沒操過她還是怎麼的?」

      「我當熱操過她,不過,說實話,操她跟操充氣娃娃差不多,你姐姐這個人,她在床上既不主動也不配合,完全像是在——那個詞該怎麼說來著——對,在服從,你知道不,服從!她從來不叫床,從來不求我操她,要是她能向你一樣,該多好啊,哎,真希望你才是我老婆。」

      我心中冷笑。別裝了,當初你有機會選擇的,你自己選擇的她,還不就是看上了她的「清純」,你怕娶了我,我天天給你帶綠帽。不過我並不說破。

      「難道她屄裡面從來都不濕嗎?」

      「那倒不是,我一摸她就就濕了,甚至我都覺得,她比你濕的還快。插得過程中也有好多水,有時候床單都濕了一半的。」

      「好個裝逼清純女」,我心裡想著,說道。

      「那就是你的問題了,那麼浪的女人你都不能把她干出聲,嘻嘻」

      「是嗎,那看我能不能把你干出聲」他一邊作勢抓我,一邊調笑道。

      我根本不反抗,任由他摸我舔我,插我。不過我心裡卻想,找個機會給姐姐下點藥,滿足下姐夫這個可憐鬼好了,不就是3P嘛,男人這麼單純的一個願望都不滿足他,姐姐太過分了。你看我現在不就跟三個男人4P嘛……

      對了,胡思亂想些什麼,我正在4P呢!三個猛男正在操我呢,還不好好享受,我一邊提醒自己,一邊瘋狂的吸吮嘴裡的肉棒。

      「啊啊……舒服……浪妹子好爽……用力……」我被插得胡言亂語的亂叫起來。

      「干,大哥,這騷貨好會吸,好用力……喔……」插我嘴的雞巴一陣抖動。

      「恩,她的小穴好緊,好熱,夾得我太舒服了」帶頭大哥也說著,邊繼續抽插。

      「還有她的小嫩腳,也弄得我好爽」

      「是嗎,三位猛男哥哥,妹子讓你們爽嗎,妹子就喜歡讓你們爽,妹子的肉洞就是為了你們生的,你們可以隨便操。隨便插」,說這種話讓我更加的興奮。

      「啊啊……三位哥哥太猛了……妹妹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再下去會瘋掉的……啊……又來了……啊啊啊……」說完,我再次泄出。

      那插我屄的哥哥不客氣的將妹妹的雙腿扛起,讓自己的肉棒能盡興的在我的美穴裡馳騁。

      「啊啊……好粗……好長……啊……頂到底了……啊啊……再來…不要停…太猛了……啊啊……肏死妹妹了」

      「啊……好舒服…太會干了…頂…到了…子宮被…頂的…太爽了…好酥…好麻…啊……」我簡直媚浪騷淫到了極點,我用雙手使勁的揉搓著自己的兩顆大奶子,希冀能夠釋放出舒爽的感覺。

      「不要了……夠了……求求你……夠了,不要再插了……我快不行了……我的嫩穴受不了了,好難受,好熱……」

      「啊,不要停,繼續插,插死我吧,不要停……啊,好舒服……」

      我不知道是想讓他們更大力還是想讓他們停止了,快感在欲火中燃燒的越來越旺。

      「啊……好爽……浪妹子的浪……浪屄……好舒服啊……」我近乎尖叫起來,同時再次一股淫水噴出。

      插我屄的那根雞巴被我的淫水一燙,也開始堅持不住了。沒辦法,誰讓人家的小穴這麼緊呢,曾經有個男人跟我說過,他操別的女人能操一個半小時,操我的時候,只能堅持半小時,哦,他的嘴好甜。好會說話的男人,就因為他那一句話,我躺在他床上任由他奸淫了三天,我們試了各種各樣的花樣……那已經是幾年前的事情了,那時我還在上大學,那時我的屄一定比現在更緊吧……

      「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插我屄的男人邊用力衝刺,邊開始射精了,他在我的小穴深處開始射精了!他射了足足半分鐘,我覺得有些惋惜,因為我有點餓了,因為我最喜歡吃男人的精液,因為我是個蕩婦淫娃。

      但是我是不會浪費一點一滴的精華的,我媚笑著示意他把肉棒送到我嘴邊,「你操的妹子舒爽,妹子要回報你了,讓我把你的精液清理干淨吧,」我邊說,邊直接把這跟沾滿精液的大雞巴含在口中。恩,好腥的精液,好濃的味道,好好吃啊。我慢慢的甜食他這根寶貝上的美味,不放過哪怕一點一滴,我把他的蛋蛋上的幾絲精液也舔干淨,然後誘惑的眯起眼睛,吞了下去。

      「啊」我尖叫一聲,原來是在我臉邊的那根肉棒看的受不了了,可能是因為太香艷了,太刺激了,他直接開始射精了,他的精液就這樣噴在了我的臉上,我慌忙張開了嘴,可惜有點晚了,只有一小部分射進了嘴裡,大部分的全部順著臉頰流到了身體上,流到了我的雪白的軀體上,流到了我的大奶子上。

      我同樣清理干淨他的肉棒,然後媚笑著向操我腳丫的男人望去,「現在我三個洞都閑著了哦,哥哥你隨便挑一個來插吧」他二話不說的就插進了人家的屄裡面來。

      「操,你個浪逼!老子今天要先操你這賤逼,你那浪嘴馬上也會干的!」

      「嗯……啊呀……噢……你……插……插吧……狠命一點插,插死妹妹吧」

      「用力……啊……妹妹的浪穴好舒服……舒服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    「一會射給我吃好不好,不要浪費了,浪費了好可惜的,射到人家的嘴裡,人家要吃哥哥的精華」

      「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用力,用力一點……妹妹要來了,要高潮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」

      終於,動作越來越猛,越來越快,哦,天啊,一陣陣酸酸麻麻的快感襲來,我忍不住的小穴一陣收縮,已經記不清是今天的第幾次高潮了,我的淫水再次噴出。

      「好浪穴,夾死老子的雞巴了,老子也要受不了了……啊……張開嘴……」

      我趕忙把嘴巴張開,他的雞巴立刻塞了進來,我立刻含住開始賣力的吸吮,邊在喉頭發出「哼哼……恩……哦……」的呻吟,我感到他的肉棒開始一陣抖動,我更用力的吞吐,我的小手摸著他外面的蛋蛋,輕柔的撫弄,我的嘴巴吸得越來越快,他開始主動的抽插了,啊,天啊,他插的好快,他一定把我的小嘴當成小屄那樣在插了。

      「啊……啊……爽死了……這浪貨的小嘴……太嫩了……太會吸了……好爽……我……我插死你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    他的雞巴一陣抖動,精液噴薄而出。

      哦,好鮮美的精湯啊,我貪婪的吞下一口又一口。他被我吸的爽死了,身體一陣抖動,足足射了也有半分鐘。我細心的把他的龜頭舔干淨,然後抬起頭來。

      「怎麼樣,三位哥哥,妹妹伺候的你們的寶貝舒服嗎?」

      「舒服」「太舒服了」「爽」三個人競相回答。我媚笑了一下繼續說

      「那你們想不想更爽啊?我知道附近有家酒店哦,去房間,妹妹可以讓你們更爽的」

      他們三個互相看了看。為難的說到「我們現在正被通緝呢,不可能去酒店的」

      「是嗎?哦,那……那算了……」我失望的說。

      「不過」帶頭大哥話鋒一轉,「在這裡我們可以再爽一次啊」「反正天亮還早,我們也不急著趕路」。他一把就把我拉到了懷裡。

      「哎呀」我嬌笑了一聲「哥哥你壞死了,就喜歡在這種地方干人家,人家的小屄不依啦,這裡太冷啦」

      「那麼,我們去那輛卡車裡面吧」帶頭大哥朝那邊一指,「裡面應該能暖和一點」

      「好吧,」我點了點頭,那你們要保證爽死妹妹哦,不然人家不陪你們玩了。

      「恩,一定的」「當然要爽死你了」「你的屄那麼緊,要你爽還不容易」

      「插死你,你就等著爽吧」他們幾個爭先恐後的說著。

      聽了這些下流的話,我的小穴又是一陣悸動。

      他們把車窗玻璃敲碎,打開車門,擁著我進去車裡。

      車裡暖和多了,開心。

      「哦,你們現在想怎麼搞人家呢,」我用言語挑逗他們。

      「當然是你想怎樣就怎樣了」帶頭大哥笑著說,「你希望我們怎麼奸淫你呢」,他故意突出「奸淫」這兩個字的重音。

      「哎呀,你好壞啦」,我不依的撒嬌起來,「我喜歡你們一起來插我,插我的三個洞洞」

      我又開始渾身發熱了「來吧,三位哥哥,來盡情的插人家吧,人家的小穴好熱,好濕了,」我摸了一把小穴,露出一手的淫水,同時呻吟著說道。

      「好,插死你,我們插死你個浪貨……」

      他們一起向我撲來……

      我記不清當時的具體情況了,我只知道後來當查閱這座停車場的監控資料時,錄音設備裡傳出了一聲聲的女人淫浪的呼喊。

      「哦……好爽……好大……」

      「好哥哥……你好會操屄哦……操死人家了」

      「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哦……人家不行了,」

      「哦……天……啊……我要……要丟了……丟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」

      「射出來吧……射到哪裡都行……射到人家的小穴裡……射到我的臉上……射到嘴裡……頭發上……腿上……射到我的浪屄裡吧,哦,天吶……好燙……啊……哦……」

      據說聽完這段錄音,幾個男民警都借口去了廁所,我想他們一定想當時在現場該多好,當時若在現場,就可以盡情的操我這個騷貨了。離開這座停車場,我開始漫無目的的在街上轉著。身上依然只穿了姐夫的那件外套,至於絲襪,哈,早被他們扯爛了。我一直想不通為什麼男人那麼喜歡絲襪,不就是一些尼龍嗎?不過誰在乎,你喜歡看,我就喜歡穿,你喜歡摸,我就穿給你摸!凌晨到日出這段時間是最冷的,而且,哦,見鬼,起霧了。

      突然感覺有點餓,不,應該說是非常餓,昨天晚飯吃的少,本來打算跟姐夫搞完後再吃點夜宵的,可是……掃興的姐姐,哎。

      早上精液倒吃了不少,可是那玩意根本不頂飽,跟豆漿一樣。

      說起豆漿,我記起來我的某一任前男友,每天都一大早去給我買早飯,而且每次必買豆漿。通常都是他買完早飯回來,洗臉刷牙完畢,我才起床。

      我一直感激他對我這麼體貼,甚至破天荒的,跟他交往的那段時間,我沒有主動勾引其他男人。那段日子,可憋死我了,每天都只讓他一個人插,好單調,好無聊,好煩!好在這日子沒持續多久,因為有一天,我發現了他的秘密。

      那天他出去買早餐後,我換上前一天偷偷買的性感內衣躲在廁所裡,打算在他回來後給他個驚喜。

      然後,正如你們想的,我透過門縫看到了他在廁所的隔間裡面把精液射在了熱熱的豆漿裡。

      我很生氣!我說過,我喜歡精液的味道,但是我不能容忍他這樣偷偷的搞鬼,把精液裡面混進豆漿給我喝。

      太不像個男人了!不是嗎?你就不能痛痛快快的把肉棒塞進我的嘴裡射給我嗎?說起像不像男人這個,我不得不提他在床上的表現。兩個字:溫柔。不要以為這是褒義詞,溫柔的意思就是沒用!想想看,舌吻了半天,搞得我欲火焚身,小穴濕噠噠的了,他居然問,可不可以脫我的褲子……有什麼好問的!直接插進來!操我!狠狠的操死我!

      還有,每次前戲完了,我准備好被插了,他都要下床去翻箱倒櫃的找套套,看在上帝的份上,你就不能放在床頭嗎?或者不戴也行啊,我都不介意,你介意什麼。最可恨的是,每次他正抽插我,我正爽著的時候,他都要突然停下問一句

      「你累嗎?要不要休息一下?」

      天吶,我累嗎?我真想說我一晚上被十個人奸淫都不會覺得累,你說我現在累嗎?但是我說不出口,因為我以為我喜歡他。所以我只是笑笑,並且回答,「不累,親愛的,一點都不累」。想一想,我覺得我忍他忍得太多了,也太久了,現在不能再忍了。

      所以我在他射完後,就走出了洗手間。他顯然被我嚇了一大跳,有點語無倫次「啊……你醒啦……早餐……剛買回來……你看還有豆漿……熱的……」

      我看到他驚恐的樣子,突然有點憐惜起來,我決定不說破他。好吧,讓我們多做一天的鴛鴦好了。

      「哇哦,又有好喝的豆漿,我最喜歡了,最喜歡新鮮的豆漿了」我假裝很高興,特意強調「新鮮」這兩個字。

      我看到他舔了舔嘴唇,然後咽了一口口水,明顯的,我的話讓他覺得興奮不已。「是啊,剛買回來的,剛做好的……應該是……剛做好的……你趁熱喝吧」,他更加的語無倫次了。我心中暗暗覺得好笑。

      我拿起裝豆漿的杯子,放在鼻子邊聞了聞。我注意到他的表情很緊張,似乎怕我發現有異味。

      「哦,好香,今天的豆漿好像格外的香哦」我誇張的說道「親愛的你要不要先來一點?」我故意逗他。

      「哦,不,不用,你喝就好了……我……我不喝。」

      「開玩笑的,這麼有營養的東西我才不舍得給你喝呢」,我舔了舔嘴唇。

      「是……是嗎,呵呵」他做賊心虛的假笑著。

      「當然啦,還有什麼比豆漿更好喝呢」,我把重音放在了「豆漿」上,聽起來,似乎我說的並不是豆漿一樣,當然,事實上,我確實說的不是豆漿。

      「我愛死豆漿了」,我邊說話邊輕輕的啜了一口杯子裡的液體,輕輕的砸吧了幾口,然後發出深深的滿足的嘆息,那嘆息聽起來像是我被干到高潮後,余韻未歇時發出來的聲音,是那麼的誘惑,那麼的銷魂。

      我看到他的褲襠一下裡高出了許多。我繼續挑逗他「我最喜歡喝老公買的豆漿了,老公的豆漿比所有其他人的都好喝」,我有意無意似的去掉了第二句話裡面的「買」字,「我要天天喝老公的豆漿……」

      我想他這時一定很想立即撲過來,把我壓在身子底下,撕掉我身上的衣服,然後盡情的奸淫我……操我……插我……我又何嘗不想被插、被操、被奸淫呢……但是,他忍住了,這讓我有點失望,但是又激起了我的好玩的野心,我決定繼續挑逗他。我就不信他不屈服。

      「你真是個不要臉的騷貨,」這是我從姐姐家奪門而出,在門被關上的剎那所聽到的最後一句話。

      我笑了。是的,我承認,我是個騷貨,我承認我親愛的雙胞胎姐姐說的對,我是個不要臉的騷貨。不過,僅僅因為看到我跪在她老公前面,用小嘴吸吮她老公的雞巴,就得出我是個騷貨這個結論,未免太早了些。

      如果她知道在她一生最美好的日子,在她的新婚之夜,她親愛的丈夫因「肚子不舒服」去廁所的兩個小時,其實是在客房裡,跟他的兩個伴郎一起瘋狂的搞我,不知會作何感想?

      如果她知道他們訂婚後的每一個約會的夜晚,她的發誓與她不離不棄的未婚夫都會在半夜趁她睡著,偷偷的溜到我的房間,把精液一次又一次的注入我的小穴,肛門,小嘴……會作何感想?

      如果她知道她生命中的每一個男人,在上她之前都已經被我上過了,會作何感想?

      是的,每一個!她的每一個男友,都曾經插過我!有的男的甚至並不知道插錯人了(別忘了,我們可是雙胞胎),他們只是奇怪平素端莊文雅,連牽個手都不願意的女友怎麼突然變的這麼放蕩,眼神迷離,身體滾燙。不過,誰在乎呢,他們可是男人,遇上放蕩的女人,他們喜歡還來不及,哪裡會想那麼多。

      當然,還有聰明的男人,他們知道我不是他們的交往對像,他們知道我是他們女友的妹妹。不過,這更增加了他們的欲望,想想看,約著姐姐,干著妹妹,還有比這更爽的事情嗎?

      所以,當我要勾引姐姐的男人,沒有一次是不成功的。只是姐姐不知道罷了。

      她當然不知道,她從來就不了解我,也不屑於了解我,她以我為恥,她認為我是個不要臉的騷貨,她居然說我是騷貨,我的親姐姐說我是騷貨!可是,她知道我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嗎,她想過這背後的事情嗎?她只是比我早出生一秒,也就是說這一生目前為止,比我多呼吸了一秒,但是她卻比我多那麼多的東西。她搶走了本該屬於我的一切!所以我要搶回來,從男人開始……

      說實話,這些男人中,的確有幾個讓我很爽,應該是有四個吧,如果我沒記錯的話。其實我當然不會記錯,因為,上個星期,我還把他們四個一起約到了家中,瘋狂了三天三夜……那三天真的好淫亂,我身上除了絲襪什麼都沒穿,我嘴裡除了精液什麼都沒吃,整夜的呻吟,香汗,男人的肉棒,小穴,淫水……呻吟……

      高潮……

      哦,不能再想下去了,別忘了,我剛被姐姐趕出來呢,現在正站在空曠的大街上。必須停止這些念頭,不然我要當街自慰了。我並非沒有當街自慰過,只是今天晚上有點冷,而我慌忙出門,只順手從門上拿了件姐夫的外套,所以我現在渾身上下,只有一件男式外套和腿上套著的絲襪,而這絲襪並不保暖。見鬼

      一陣冷風吹過,我不禁打了個寒戰,現在該去哪呢,不能回自己的宿舍了,一是時間晚了,二是明天我在這附近,還有「重要」的事呢。該死的姐姐,早不回晚不回,氣死我了,早回來點,或許我和姐夫還沒開始,也就不會被她抓到並且趕出門來;晚回來點,我已經爽完了,也不會這麼憋屈。

      我不該舔那麼久的雞巴的,姐夫早就說要插進來了,都是我說不急,說先讓他爽爽……

      「嗶~ 嗶~ 」這聲音突然把我從沉思中打斷,我抬起頭來,「小姐,打的嗎?」

      我聽到他特意強調了「小姐」這兩個字,

      「不用,謝謝」我沒好氣的回答,即使我比小姐還浪,即使我本質上其實是不收錢的小姐,但是聽到別人這麼叫我,還是讓我覺得不爽。

      我現在需要的不是出租車,我需要的是一件衣服,或者是溫暖的房子,或者一根大雞巴……等等,這車裡有空調,這車裡還有一個男人,而這男人一定長著……我傻了嗎,這就是我需要的呀……

        第一章:緣始

      我做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。

      車裡空調開的很大,很舒服,我這才意識到自己是沒穿鞋的。不穿內褲和奶罩對我而言是家常便飯,但是不穿鞋卻讓我覺得很不習慣。

      「小姐去哪?」司機問道。

      「隨便……恩,我想想,去天堂吧。」,我一語雙關的說道,「天堂」是這一帶最大的夜總會,那裡的小姐又白又嫩,那裡的服務刺激過癮,最重要的是,那裡不定期舉行各種活動,比如明天我要參加的「最淫美女」選拔大會……

      看清楚哦,是「最淫美女」選拔,不是選美比賽哦,是選淫比賽。去的都已經是美女了,勝出的關鍵是夠不夠淫蕩。嘻嘻。

      我看到他的褲襠漲了起來,明顯的,我說的「天堂」,讓他想起了男人的天堂,讓他想到了女人的蜜穴,確切點說,讓他想到了我的蜜穴。我開始叉開腿坐著,我的小穴透過後視鏡暴露在他的面前,我看到他咕咚咽了一口口水。

      我心裡暗笑著,把修長的腿放在了他的腿上,並且順手解開了身上的姐夫的外套的扣子,我的柔軟滑嫩的大奶子一下子跳了出來。

      「你還等什麼?」我嬌笑道,「難道你是柳下惠嗎?」

      我的舌頭輕輕的滑過自己的嘴唇,並且作出飢渴難耐的表情;我用手輕輕的拂過自己的乳頭,另一只手摸向了自己的小穴……「哦」我長長的舒服的嘆息了一聲。

      「你要不來,我可就自己來啦」,我半開玩笑的說道,手繼續撫摸自己的奶子。

      他居然不理我!天哪,怎麼會這樣?見鬼了嗎?還是我變成了老太婆,我下意識的往後視鏡照去,卻發現我們已經開下了公路,開進了一家停車場,我恍悟,原來他只是不想在馬路上搞我,他想在不被人打攪的地方盡情的搞我……

      盡情的搞我,想到這五個字,我突然一陣痙攣,小穴中有液體噴薄而出。幾乎與此同時,他的嘴巴貼在了我的穴上。

      「哦」我呻吟了一聲。天吶,好舒服,他好會舔。

      他的嘴巴舔著我的浪穴,手還不安分的向上抓來,我知道他的企圖,我喜歡他這樣!他的手一抓到我的奶子就是一陣劇烈的搓揉,很粗魯的搓揉。跟他的溫柔的口舌相比,我更陶醉在這種粗魯的冒犯中,我喜歡男人粗魯的對我,我喜歡他們不說一句話的把我按到就操,我喜歡他們撕開我的衣服,撕破我的絲襪,我喜歡他們咬我的乳頭,我喜歡他們把我捆起來像對待奴隸一樣的蹂躪我,我渴望被人蹂躪。

      「爽嗎,小浪貨?」他問。

      我知道男人喜歡講也喜歡聽這種下流話,而且,事實上,我也喜歡說。因為這讓我覺得刺激。

      「爽啊……啊……爽死了,你把浪貨……你把浪貨舔的爽死了,」我呻吟著說。

      「是嗎,浪貨哪裡爽?浪貨還想不想更爽呢」,他繼續刺激我。

      「恩……是……是穴穴爽……」

      「不對,要說騷穴,浪穴」

      「好,是騷穴爽,是我的小騷穴爽,我的騷穴爽死了,我的浪屄爽死了,求求你讓我更爽點吧」講下流話真的很容易進入狀態,我開始只是半真半假的說,漸漸的上來感覺了,就開始不由自主的喊起來。

      他似乎對我的表現很滿意,捏了一把我的乳頭,說「怎麼樣才能更爽呢?」

      「插……插我……插我我才更爽,求求哥哥了……插我吧,插死我吧……我的屄好癢,求求哥哥用大肉棒插我的浪屄,我的浪屄都是你的,你可以隨便插」

      司機再也抑制不住了,把車門打開,把我一把推出門外,然後把我按在車上,背對著他,順勢把我的腳抬起來並且把自己的雞巴插了進去。他做這一連串的動作竟如只是一個動作般的迅速。

      「啊」我大聲的呻吟了一聲,他的肉棒好大,雖然有好多淫水潤滑,我仍然覺得有點受不了。

      他不住的抽插,居然不用什麼9淺1深的技巧,他每一次都直接插到底。我的奶子在半空晃著,時不時的碰到車的外殼,冰冷的刺激讓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過癮。

      「好哥哥,你好會……好會插穴啊,插的妹妹的……哦……浪屄好舒服,好過癮……啊,啊」我的小穴一陣收縮,止不住的一股淫水流下,說這些話讓我高潮了。與此同時,我感覺到司機哥哥的雞巴也是一陣膨脹,精液噴薄而出,盡數射到了我的陰道深處,好燙!

      我媚笑著看了司機一眼,蹲下身去,想把他的肉棒舔干淨。「啪啪啪」,嚇死我了,居然有人在黑暗中鼓掌,然後,我就看到三個身影從不遠處的貨車處向這邊走來。中間一個比較高大,儼然是帶頭大哥。

      「精彩啊精彩,哥們你真好福氣」,帶頭大哥指著我對司機說到「找了個這麼浪的馬子,怎麼樣,有福同享吧?」

      他居然以為這個豬頭司機是我老公,他眼睛瞎了吧。我怎麼會找個這樣的老公,除了肉棒大點,幾乎一無是處。哦。肉棒大,大肉棒,想到這裡,我的心裡又是一陣搔癢,不知道這三個人的肉棒大不大呢?一會就曉得了。我知道他們一定會干我的,他們會「輪奸」我。

      我喜歡「輪奸」這個詞,想一想吧,夜半三更,密室,微弱的燈火,被剝光衣服的女人,假定這個女人是我,故作驚恐的喊叫,求饒,十幾雙大手一起撫摸我的身體,射在臉上的精液,三個洞一起被插,歇斯底裡的喊叫、呻吟,排隊等著干我的壯男……

      想著想著,我的手不禁又開始撫摸自己的奶子了,我知道今晚有更爽的了。

      我就是這麼騷!

      我是主動要他們操我呢,還是假裝害怕被輪奸的命運裝純情呢?

      這時司機說話了,「操,這是誰的馬子呢,這分明是個雞,我路上撿來的」,司機似乎很不忿。切,說我是他馬子居然像是侮辱了他一樣,我怒。

      帶頭大哥似乎一愣,「什麼,是個雞?」他轉頭問我「你是雞?」

      我心裡暗暗好笑,哪有這樣問別人是不是雞的。這人雖然看上去凶,其實蠻可愛的。我喜歡這樣的男人。我回答他,「你看我像雞嗎?」

      他又仔細看了看我,然後看看那司機,突然衝他罵道「雞你媽逼,這麼漂亮這麼嫩的雞你能上的起,你跑一星期的出租能賺多少錢,還嫖雞,回家嫖你自己免費的老婆雞去吧,滾。」

      司機爽到了,早就不想再惹麻煩,何況這三個人看起來很凶狠,所以二話沒說,轉頭就坐上車走了。

      現在偌大一個停車場,只剩下我們四個人了,不,確切點說,是三只狼和一只羊。

      他們向我一步步走過來,我的臉開始越來越燒,心跳越來越快,我清楚的看到我的乳頭在逐漸的挺立,我的小穴重新分泌了淫水,換句話說,我又做好了被操的准備了。

      他們邊走邊開始脫衣服,隨手就丟在了地上,他們身上的衣服逐漸的減少,他們離我越來越近,我開始看到他們結實的胸肌,看到他們內褲下膨脹的一團,然後,呼,似乎突然之間,三根肉棒就來到了我的嘴邊,三根又黑又大的肉棒,硬的跟鐵一樣!

      我毫不猶豫的一口含住了帶頭大哥的肉棒,另外兩只手握住了另外兩個人的。

      我用兩手托著帶頭大哥的那根雞巴,像是捧著失而復得的寶貝,我用崇拜的眼神看著他的寶貝,開始吸吮起來。同時嘴裡也開始有意無意的呻吟,嘆息。

      或許是他們很久沒碰女人了,或許是我真的太淫蕩了,吸了幾分鐘而已,帶頭大哥就衝刺著把精液射在了我的小嘴裡,我沒有躲開,我讓他在我嘴裡爆發完,又用小嘴把他的肉棒舔干淨。

      我知道經歷這次預熱,他下次插我,他可以插的很持久了。我溫柔妖媚的微張開嘴,讓精液順著嘴角流出,而後又用舌頭將他們舔舐回去,並且故意誇張的咕咚一聲,吞掉了。我感到手裡另兩個人的肉棒一陣顫抖,我知道他們太興奮了,我知道他們從來沒見過我這麼騷的淫娃,我知道我該服務他們兩個了。我緩緩的把兩顆龜頭都拉到自己嘴邊……

      天吶,我可以感覺到兩根雞巴在我的口腔裡的摩擦,碰撞……我的舌頭被夾在兩顆龜頭中間。還好我的舌頭比較小,夾雜著一點唾液使它很潤滑很靈活,我只要將舌頭尖稍微向側一偏,就可以舔食到一顆粗壯的龜頭。於是我用舌頭小範圍地舔來舔去……不一會兒,兩股精液同時射進了我的口腔。我也盡數吞了下去。

      現在,我想要他們插我了!我知道我真的想要了,我知道他們需要一點氣氛。

      我在場地中央躺下,用兩根食指撥開陰唇,盡可能地使它張得大些,再大些……不斷有淫水從裡面流出,我大腿的內側已經完全濕透了,很粘稠。我用嘶啞的聲音說道「操我,快點,來操死我,我要你們三個一起操我」

      他們三個似乎是玩弄女人的老手,他們並不急著插我的屄。帶頭大哥率先過來,把我那有如玉蔥般的腳趾放進嘴裡吸允。

      另一個人則連問都不問就直接撲到我身上,抓著奶子就開始吸允,揉搓。

      第三個人則直接把頭埋在我的跨間,開始舔我的小嫩屄。天吶,剛剛司機的精液還在我的屄裡面呢,他不介意嗎,一種超乎淫亂的感覺讓我開始止不住的大叫起來。

      「好哥哥,別舔……髒……髒死了……哦,不要停……好爽,使勁揉我的奶子啊,還有咬我的小腳,你們三個太會玩女人了,你們要玩死我了」

      「騷貨,我們哥三個今天就玩死你,」他們更加賣力的為我服務起來。那種感覺舒服又難受,因為全身的敏感帶都在被刺激,所以非常舒服,但是因為小穴一直遲遲得不到褻玩,所以感覺好難受。

      「對,對,就是這樣……我,我好難受,對……舔我大腿的內壁我會舒服一點……對……啊,啊……」我就這麼淫蕩地叫。

      他們並不答話,只是更加賣力的玩弄我的身體,

      我開始不自禁的求他們了「好哥哥,快點來讓妹子爽吧,妹子要你們插我啊,隨便誰的肉棒,插進來吧,插死我,我是個浪貨,我是個賤婊子,我要你們插我啊……啊……啊」我的雙腿一緊,淫水再一次噴出,我再次高潮了。

      他們終於忍不住了。

      「哦,好爽」帶頭大哥的肉棒一插進我的小穴,我就忍不住的低低嘆息了一聲,剛想再說點什麼,第二根肉棒也已經插到了我的嘴裡。一邊插還一邊說話。

      「好下賤的女人,自己摸奶子求我們操,大哥你說是不是啊」

      「恩,確實很騷,要不是咱們哥幾個有血案在身,不能在此地久留,真想好好奸淫這浪妹幾天。」

      他們的動作都是粗魯的,但是他越是粗魯我就表現得越淫蕩。

      「奸淫我吧,盡情的奸淫我吧」,我在心裡想,可惜嘴裡只能發出「嗚嗚」

      的響聲。第三根肉棒找不到洞插(當時的姿勢限制,他沒法操人家的屁眼),只好捧起我柔嫩的小腳丫,緊緊的夾住他的雞巴,然後盡情抽送起來。

      我喜歡男人一邊插我一邊用言語侮辱我的,我喜歡聽他們講「賤婊子,插死你,操爛你的騷屄」這種話。

      可是這三個男人明顯是「實干型」的,他們只知道埋頭苦干,嘴裡最多發出很爽很過癮的低喘聲,我決定引導他們。

      我把嘴裡的雞巴先吐出來,媚笑了一下,然後問道:

      「好哥哥們,干人家干的爽不爽?」

      「爽,爽死了,太爽了,你真是個小妖精」

      「以前操過妹妹這樣的騷包沒?」

      「操過騷的,沒操過妹子你這麼騷的」

      「喜歡妹妹這樣騷嗎?喜歡妹子的肉穴嗎?妹妹的肉穴緊不緊,滑不滑,嫩不嫩?」

      「喜歡,喜歡死了,我要插爛你的浪屄,嫩屄,賤屄,」帶頭大哥一邊吼著,一邊更迅速的插我的屄。

      剛插我嘴巴的男人等的不耐煩了,直接又把肉棒塞回了我的小嘴中,奸淫起來。

      我媚笑著看了他一眼,再次把他的大肉棒吐出來,問他:

      「好哥哥,這麼性急,難道還怕賤妹妹一會不讓你插了」頓了一會,我開始用嘴巴舔他的肉棒,細細的舔舐起來,我知道有的男人覺得舔比吸更爽,這個男人就是,我看到他舒服的閉起了眼睛。

      「喜歡妹妹的小嘴嗎?喜歡奸淫妹妹的小嘴嗎?喜歡妹妹用小嘴舔哥哥的大肉棒嗎」

      「恩恩,喜歡,喜歡奸淫你的嘴,啊……喜歡插你的洞,我要插死你,一會要插你的浪屄,你個賤貨,浪貨,插死你」他咆哮著把肉棒一插到低。

      「嗚嗚」他的雞巴太長了,一直插到我的喉嚨裡,我的眼淚瞬間就流下來了。

      我突然就想起了姐夫,姐夫也最喜歡深喉了,每次都把肉棒插到我的喉嚨深處,然後看我憋得滿臉通紅,眼淚直流。哦,這個變態的家伙。他還老是跟我講自己的性幻想,那就是跟我和姐姐玩3P,他老是說:

      「想一下吧,你們姐妹兩個,一個淫蕩,一個清純,要是能同時趴到床上,掰開肉洞求我操,該有多爽啊。」

      一邊說,一邊還揉捏人家的奶頭。舒服……啊……啊

      「什麼一個淫蕩一個清純,姐姐很清純嗎,就好像她沒被人操過一樣,姐夫你沒操過她還是怎麼的?」

      「我當熱操過她,不過,說實話,操她跟操充氣娃娃差不多,你姐姐這個人,她在床上既不主動也不配合,完全像是在——那個詞該怎麼說來著——對,在服從,你知道不,服從!她從來不叫床,從來不求我操她,要是她能向你一樣,該多好啊,哎,真希望你才是我老婆。」

      我心中冷笑。別裝了,當初你有機會選擇的,你自己選擇的她,還不就是看上了她的「清純」,你怕娶了我,我天天給你帶綠帽。不過我並不說破。

      「難道她屄裡面從來都不濕嗎?」

      「那倒不是,我一摸她就就濕了,甚至我都覺得,她比你濕的還快。插得過程中也有好多水,有時候床單都濕了一半的。」

      「好個裝逼清純女」,我心裡想著,說道。

      「那就是你的問題了,那麼浪的女人你都不能把她干出聲,嘻嘻」

      「是嗎,那看我能不能把你干出聲」他一邊作勢抓我,一邊調笑道。

      我根本不反抗,任由他摸我舔我,插我。不過我心裡卻想,找個機會給姐姐下點藥,滿足下姐夫這個可憐鬼好了,不就是3P嘛,男人這麼單純的一個願望都不滿足他,姐姐太過分了。你看我現在不就跟三個男人4P嘛……

      對了,胡思亂想些什麼,我正在4P呢!三個猛男正在操我呢,還不好好享受,我一邊提醒自己,一邊瘋狂的吸吮嘴裡的肉棒。

      「啊啊……舒服……浪妹子好爽……用力……」我被插得胡言亂語的亂叫起來。

      「干,大哥,這騷貨好會吸,好用力……喔……」插我嘴的雞巴一陣抖動。

      「恩,她的小穴好緊,好熱,夾得我太舒服了」帶頭大哥也說著,邊繼續抽插。

      「還有她的小嫩腳,也弄得我好爽」

      「是嗎,三位猛男哥哥,妹子讓你們爽嗎,妹子就喜歡讓你們爽,妹子的肉洞就是為了你們生的,你們可以隨便操。隨便插」,說這種話讓我更加的興奮。

      「啊啊……三位哥哥太猛了……妹妹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再下去會瘋掉的……啊……又來了……啊啊啊……」說完,我再次泄出。

      那插我屄的哥哥不客氣的將妹妹的雙腿扛起,讓自己的肉棒能盡興的在我的美穴裡馳騁。

      「啊啊……好粗……好長……啊……頂到底了……啊啊……再來…不要停…太猛了……啊啊……肏死妹妹了」

      「啊……好舒服…太會干了…頂…到了…子宮被…頂的…太爽了…好酥…好麻…啊……」我簡直媚浪騷淫到了極點,我用雙手使勁的揉搓著自己的兩顆大奶子,希冀能夠釋放出舒爽的感覺。

      「不要了……夠了……求求你……夠了,不要再插了……我快不行了……我的嫩穴受不了了,好難受,好熱……」

      「啊,不要停,繼續插,插死我吧,不要停……啊,好舒服……」

      我不知道是想讓他們更大力還是想讓他們停止了,快感在欲火中燃燒的越來越旺。

      「啊……好爽……浪妹子的浪……浪屄……好舒服啊……」我近乎尖叫起來,同時再次一股淫水噴出。

      插我屄的那根雞巴被我的淫水一燙,也開始堅持不住了。沒辦法,誰讓人家的小穴這麼緊呢,曾經有個男人跟我說過,他操別的女人能操一個半小時,操我的時候,只能堅持半小時,哦,他的嘴好甜。好會說話的男人,就因為他那一句話,我躺在他床上任由他奸淫了三天,我們試了各種各樣的花樣……那已經是幾年前的事情了,那時我還在上大學,那時我的屄一定比現在更緊吧……

      「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插我屄的男人邊用力衝刺,邊開始射精了,他在我的小穴深處開始射精了!他射了足足半分鐘,我覺得有些惋惜,因為我有點餓了,因為我最喜歡吃男人的精液,因為我是個蕩婦淫娃。

      但是我是不會浪費一點一滴的精華的,我媚笑著示意他把肉棒送到我嘴邊,「你操的妹子舒爽,妹子要回報你了,讓我把你的精液清理干淨吧,」我邊說,邊直接把這跟沾滿精液的大雞巴含在口中。恩,好腥的精液,好濃的味道,好好吃啊。我慢慢的甜食他這根寶貝上的美味,不放過哪怕一點一滴,我把他的蛋蛋上的幾絲精液也舔干淨,然後誘惑的眯起眼睛,吞了下去。

      「啊」我尖叫一聲,原來是在我臉邊的那根肉棒看的受不了了,可能是因為太香艷了,太刺激了,他直接開始射精了,他的精液就這樣噴在了我的臉上,我慌忙張開了嘴,可惜有點晚了,只有一小部分射進了嘴裡,大部分的全部順著臉頰流到了身體上,流到了我的雪白的軀體上,流到了我的大奶子上。

      我同樣清理干淨他的肉棒,然後媚笑著向操我腳丫的男人望去,「現在我三個洞都閑著了哦,哥哥你隨便挑一個來插吧」他二話不說的就插進了人家的屄裡面來。

      「操,你個浪逼!老子今天要先操你這賤逼,你那浪嘴馬上也會干的!」

      「嗯……啊呀……噢……你……插……插吧……狠命一點插,插死妹妹吧」

      「用力……啊……妹妹的浪穴好舒服……舒服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    「一會射給我吃好不好,不要浪費了,浪費了好可惜的,射到人家的嘴裡,人家要吃哥哥的精華」

      「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用力,用力一點……妹妹要來了,要高潮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」

      終於,動作越來越猛,越來越快,哦,天啊,一陣陣酸酸麻麻的快感襲來,我忍不住的小穴一陣收縮,已經記不清是今天的第幾次高潮了,我的淫水再次噴出。

      「好浪穴,夾死老子的雞巴了,老子也要受不了了……啊……張開嘴……」

      我趕忙把嘴巴張開,他的雞巴立刻塞了進來,我立刻含住開始賣力的吸吮,邊在喉頭發出「哼哼……恩……哦……」的呻吟,我感到他的肉棒開始一陣抖動,我更用力的吞吐,我的小手摸著他外面的蛋蛋,輕柔的撫弄,我的嘴巴吸得越來越快,他開始主動的抽插了,啊,天啊,他插的好快,他一定把我的小嘴當成小屄那樣在插了。

      「啊……啊……爽死了……這浪貨的小嘴……太嫩了……太會吸了……好爽……我……我插死你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    他的雞巴一陣抖動,精液噴薄而出。

      哦,好鮮美的精湯啊,我貪婪的吞下一口又一口。他被我吸的爽死了,身體一陣抖動,足足射了也有半分鐘。我細心的把他的龜頭舔干淨,然後抬起頭來。

      「怎麼樣,三位哥哥,妹妹伺候的你們的寶貝舒服嗎?」

      「舒服」「太舒服了」「爽」三個人競相回答。我媚笑了一下繼續說

      「那你們想不想更爽啊?我知道附近有家酒店哦,去房間,妹妹可以讓你們更爽的」

      他們三個互相看了看。為難的說到「我們現在正被通緝呢,不可能去酒店的」

      「是嗎?哦,那……那算了……」我失望的說。

      「不過」帶頭大哥話鋒一轉,「在這裡我們可以再爽一次啊」「反正天亮還早,我們也不急著趕路」。他一把就把我拉到了懷裡。

      「哎呀」我嬌笑了一聲「哥哥你壞死了,就喜歡在這種地方干人家,人家的小屄不依啦,這裡太冷啦」

      「那麼,我們去那輛卡車裡面吧」帶頭大哥朝那邊一指,「裡面應該能暖和一點」

      「好吧,」我點了點頭,那你們要保證爽死妹妹哦,不然人家不陪你們玩了。

      「恩,一定的」「當然要爽死你了」「你的屄那麼緊,要你爽還不容易」

      「插死你,你就等著爽吧」他們幾個爭先恐後的說著。

      聽了這些下流的話,我的小穴又是一陣悸動。

      他們把車窗玻璃敲碎,打開車門,擁著我進去車裡。

      車裡暖和多了,開心。

      「哦,你們現在想怎麼搞人家呢,」我用言語挑逗他們。

      「當然是你想怎樣就怎樣了」帶頭大哥笑著說,「你希望我們怎麼奸淫你呢」,他故意突出「奸淫」這兩個字的重音。

      「哎呀,你好壞啦」,我不依的撒嬌起來,「我喜歡你們一起來插我,插我的三個洞洞」

      我又開始渾身發熱了「來吧,三位哥哥,來盡情的插人家吧,人家的小穴好熱,好濕了,」我摸了一把小穴,露出一手的淫水,同時呻吟著說道。

      「好,插死你,我們插死你個浪貨……」

      他們一起向我撲來……

      我記不清當時的具體情況了,我只知道後來當查閱這座停車場的監控資料時,錄音設備裡傳出了一聲聲的女人淫浪的呼喊。

      「哦……好爽……好大……」

      「好哥哥……你好會操屄哦……操死人家了」

      「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哦……人家不行了,」

      「哦……天……啊……我要……要丟了……丟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」

      「射出來吧……射到哪裡都行……射到人家的小穴裡……射到我的臉上……射到嘴裡……頭發上……腿上……射到我的浪屄裡吧,哦,天吶……好燙……啊……哦……」

      據說聽完這段錄音,幾個男民警都借口去了廁所,我想他們一定想當時在現場該多好,當時若在現場,就可以盡情的操我這個騷貨了。離開這座停車場,我開始漫無目的的在街上轉著。身上依然只穿了姐夫的那件外套,至於絲襪,哈,早被他們扯爛了。我一直想不通為什麼男人那麼喜歡絲襪,不就是一些尼龍嗎?不過誰在乎,你喜歡看,我就喜歡穿,你喜歡摸,我就穿給你摸!凌晨到日出這段時間是最冷的,而且,哦,見鬼,起霧了。

      突然感覺有點餓,不,應該說是非常餓,昨天晚飯吃的少,本來打算跟姐夫搞完後再吃點夜宵的,可是……掃興的姐姐,哎。

      早上精液倒吃了不少,可是那玩意根本不頂飽,跟豆漿一樣。

      說起豆漿,我記起來我的某一任前男友,每天都一大早去給我買早飯,而且每次必買豆漿。通常都是他買完早飯回來,洗臉刷牙完畢,我才起床。

      我一直感激他對我這麼體貼,甚至破天荒的,跟他交往的那段時間,我沒有主動勾引其他男人。那段日子,可憋死我了,每天都只讓他一個人插,好單調,好無聊,好煩!好在這日子沒持續多久,因為有一天,我發現了他的秘密。

      那天他出去買早餐後,我換上前一天偷偷買的性感內衣躲在廁所裡,打算在他回來後給他個驚喜。

      然後,正如你們想的,我透過門縫看到了他在廁所的隔間裡面把精液射在了熱熱的豆漿裡。

      我很生氣!我說過,我喜歡精液的味道,但是我不能容忍他這樣偷偷的搞鬼,把精液裡面混進豆漿給我喝。

      太不像個男人了!不是嗎?你就不能痛痛快快的把肉棒塞進我的嘴裡射給我嗎?說起像不像男人這個,我不得不提他在床上的表現。兩個字:溫柔。不要以為這是褒義詞,溫柔的意思就是沒用!想想看,舌吻了半天,搞得我欲火焚身,小穴濕噠噠的了,他居然問,可不可以脫我的褲子……有什麼好問的!直接插進來!操我!狠狠的操死我!

      還有,每次前戲完了,我准備好被插了,他都要下床去翻箱倒櫃的找套套,看在上帝的份上,你就不能放在床頭嗎?或者不戴也行啊,我都不介意,你介意什麼。最可恨的是,每次他正抽插我,我正爽著的時候,他都要突然停下問一句

      「你累嗎?要不要休息一下?」

      天吶,我累嗎?我真想說我一晚上被十個人奸淫都不會覺得累,你說我現在累嗎?但是我說不出口,因為我以為我喜歡他。所以我只是笑笑,並且回答,「不累,親愛的,一點都不累」。想一想,我覺得我忍他忍得太多了,也太久了,現在不能再忍了。

      所以我在他射完後,就走出了洗手間。他顯然被我嚇了一大跳,有點語無倫次「啊……你醒啦……早餐……剛買回來……你看還有豆漿……熱的……」

      我看到他驚恐的樣子,突然有點憐惜起來,我決定不說破他。好吧,讓我們多做一天的鴛鴦好了。

      「哇哦,又有好喝的豆漿,我最喜歡了,最喜歡新鮮的豆漿了」我假裝很高興,特意強調「新鮮」這兩個字。

      我看到他舔了舔嘴唇,然後咽了一口口水,明顯的,我的話讓他覺得興奮不已。「是啊,剛買回來的,剛做好的……應該是……剛做好的……你趁熱喝吧」,他更加的語無倫次了。我心中暗暗覺得好笑。

      我拿起裝豆漿的杯子,放在鼻子邊聞了聞。我注意到他的表情很緊張,似乎怕我發現有異味。

      「哦,好香,今天的豆漿好像格外的香哦」我誇張的說道「親愛的你要不要先來一點?」我故意逗他。

      「哦,不,不用,你喝就好了……我……我不喝。」

      「開玩笑的,這麼有營養的東西我才不舍得給你喝呢」,我舔了舔嘴唇。

      「是……是嗎,呵呵」他做賊心虛的假笑著。

      「當然啦,還有什麼比豆漿更好喝呢」,我把重音放在了「豆漿」上,聽起來,似乎我說的並不是豆漿一樣,當然,事實上,我確實說的不是豆漿。

      「我愛死豆漿了」,我邊說話邊輕輕的啜了一口杯子裡的液體,輕輕的砸吧了幾口,然後發出深深的滿足的嘆息,那嘆息聽起來像是我被干到高潮後,余韻未歇時發出來的聲音,是那麼的誘惑,那麼的銷魂。

      我看到他的褲襠一下裡高出了許多。我繼續挑逗他「我最喜歡喝老公買的豆漿了,老公的豆漿比所有其他人的都好喝」,我有意無意似的去掉了第二句話裡面的「買」字,「我要天天喝老公的豆漿……」

      我想他這時一定很想立即撲過來,把我壓在身子底下,撕掉我身上的衣服,然後盡情的奸淫我……操我……插我……我又何嘗不想被插、被操、被奸淫呢……但是,他忍住了,這讓我有點失望,但是又激起了我的好玩的野心,我決定繼續挑逗他。我就不信他不屈服。

    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